•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科普 > 正文

    2000年前中國人就已用上了北斗“導航”!

    來源:公益之聲| 2021-10-25 14:19:17

    \

    青臺遺址的北斗九星遺跡,距今五千余年,位于鄭州滎陽。

    \

    西漢《長沙國南部地形圖》復原圖

    中國北斗衛星導航系統,如今是世界四大衛星導航系統之一。而三幅出土于西漢馬王堆三號墓的古代地圖顯示,中國人運用北斗恒星“導航”的歷史,超過2100年。10月19日,新華社刊發文章《2100多年前,中國人已用北斗“導航”》,古老的“北斗”再次引發世人的關注。

    兩千年前,國人已用北斗導航

    長沙的湖南省博物館,珍藏著1973年從西漢馬王堆三號墓中出土的三幅地圖——《駐軍圖》《長沙國南部地形圖》《城邑圖》。

    據考證,西漢高后末年,割據嶺南的南越王趙佗向長沙國南部發起進攻,朝廷及長沙國隨即派兵征剿,《駐軍圖》等可能是此次征戰使用的軍事地圖。

    《駐軍圖》《長沙國南部地形圖》《城邑圖》繪在絲帛之上,十分精美,其制作年代距今已有2100多年。三幅地圖一個突出的特征,在于準確區分方向——圖所示的方位都是上南下北、左東右西。學界普遍認為,三幅地圖是世界地圖學史上罕見的瑰寶,具有劃時代的意義。

    長53厘米、寬52厘米的《城邑圖》,圖上繪有城墻,用藍色畫出城門上的亭閣,紅色表示街坊和庭院,按正方形畫出街道等;長100厘米、寬78厘米的《駐軍圖》采用紅、黑、青三色繪畫,圖中所繪主區位于今湖南南部寧遠九嶷山與南嶺之間,繪有山脈、河流、居民點,著重標出9支軍隊的駐地、軍隊番號、防區界線、軍事設施和行動路線;《長沙國南部地形圖》所繪主區,為漢初長沙國南部8縣(道),即今湖南南部瀟水流域、南嶺、九嶷山及附近地區。

    研究顯示,《長沙國南部地形圖》雖未標明比例尺,但經測算,其主區比例尺約為1:180000,相當于漢代的一寸折十里;圖上所繪河流骨架、流向及主要彎曲等,均和現在地圖大體相似,所繪山脈和山體輪廓、范圍及走向也大體正確;這幅地圖東半部分的方位角誤差,僅為3%左右。在托勒密探索出球面投影和普通圓錐投影之前,這是人類古代文明中地圖精確測繪的一個突出成就。

    古人是怎么“找著北”的?從目前考古成果來看,古人繪制地圖,區分南北主要利用日光和“北斗”。由于地球自轉軸向兩側無限延伸,其中一側的延長線會從位于北斗七星“勺子柄”端位置的北極星附近經過。四季輪回、斗轉星移,古人運用肉眼或專用測量工具“望筒”等,很早就注意到“北極星位置基本不變”這一現象,并將其運用于方位分辨和地圖繪制。

    漢代甚至漢以前的華夏先民,已經有能力比較準確地測量地理信息。先秦時期,古人運用“北斗”等星象與地理信息的對應關系判斷方位;到了漢代,人們對于“北斗導航”的認識已經更加全面,例如在《淮南子》中,就記載有“夫乘舟而惑者,不知東西,見斗極則寤矣”的說法。這說明在古人日常生活中,依靠“北斗”判斷方向已經成為通識。

    西晉的裴秀提出“制圖六體”法

    說起中國古代的測繪歷史,就繞不開禹,禹奉舜命治理洪水的故事更是無人不知。在治水過程中,采用“左準繩,右規矩”,測量遠近和高低。據傳,他鑄造的九鼎圖是中國最早的原始地圖。

    三千年前,周公在河南穎川陽城(今登封縣告成鎮)建立了土圭測景臺。之后,他又營建洛邑(今河南洛陽),勘測繪制了洛邑地圖獻給成王。

    西漢時期,根據大司農鄭當時的建議,由齊人水工徐伯主持、動員兵卒數萬人開挖漕渠。歷時三年,終于開鑿成歷史上的第一條關中漕渠,西起漢長安城西南的昆明池,經漢長安城東南(今西安城北向東),沿途納浐、灞諸水,依山傍渭,直通黃河,全長300多里。

    西漢基于“北斗導航”等觀測和計算的地圖制作技術,在后世不斷發展。到了西晉,出現了成熟的地圖理論與測繪方法——地理學家裴秀在前人的基礎上,提出了名為“制圖六體”的地圖測量要素,分率(比例尺)、準望(方位)、道里(距離)、高下(地勢起伏)、方邪(傾斜角度)以及迂直(河流道路的曲折),跟現代地圖要素已非常接近。

    與“制圖六體”同時期,還出現了一種名為“計里畫方”的繪圖方法:按比例尺繪制地圖,繪圖時,先在圖上布滿方格,方格中邊長代表實地里數,相當于現代地形圖上的方里網格。然后按方格繪制地圖內容,以保證一定的準確性……

    隋朝年間,著名建筑家宇文愷。他勘測、設計建成了大興城(今西安)。在設計大型宮殿建筑時,使用了比例尺,繪有平面圖;并且建成大興城到潼關引渭入黃的廣通渠,長300余里;于煬帝二年(605)三月到次年正月,建成東都洛陽城。著有《東都圖記》20卷、《明堂圖儀》2卷。

    唐朝中期,賈耽編繪有《關中隴右山南九州圖》、《海內華夷圖》,并撰寫了《關中隴右山南九州別錄》6卷、《古今郡國縣道四夷述》40卷等。

    北斗星是古人最早膜拜星宿

    北斗文化在中國源遠流長,北斗七星信仰是中國人最早的星宿信仰之一。

    距今一萬年前的內蒙古翁牛特旗白廟子山新石器時代遺址中,就發現有早期北斗七星巖畫。距今6500多年前的山東莒縣凌陽河大汶口文化遺址中,出土過刻有北斗星斗形的陶器,用7個圓圈象征七星。距今五六千年前的河南濮陽西水坡墓葬遺址中,發現有蚌殼堆積塑造的三角形與兩根人脛骨組成的北斗形象,蚌塑三角形代表斗身,脛骨代表斗柄。殷商時期的甲骨文卜辭中,有大量拜祭北斗的記載。1978年,湖北隨縣擂鼓墩發掘的戰國早期曾侯乙墓中,出土的漆箱上更有彩繪的北斗天象圖。

    北斗星成為古人最早的膜拜星宿,與其確定季節、推斷月份、導航方向的功能密不可分。

    《史記·天官書》有言:“分陰陽,建四時,均五行,移節度,定諸紀,皆系于斗。”北斗七星隨著不同季節的變換,出現在天空的不同方位,其斗柄繞北極星順時針旋轉一周,就是地球公轉一年,四季交替一周期。古人便依據七星旋轉規律和黃昏時分斗柄指向確定春夏秋冬、厘定二十四節氣等時令——這就是我國古代天文歷法中經常提到的“斗建”。

    因北斗七星能厘定時節、導航方向,古人逐漸賦予其掌管天下眾生富貴壽夭命運的神性。古人認為北斗是宇宙的中心,藏布元氣,繁衍萬物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,都隨北斗斗柄的指向而變換,北斗在信仰世界中成為造化之樞機,人神之主宰,有回死注生之功,消災度厄之力,民間由此把北斗稱為“延壽司”。

    天上星辰萬萬千千,都隨北斗七星圍繞北極星旋轉,有“眾星拱北斗”之說,所以北斗又和帝王有深度關聯。古人認為,“北斗有七星,天子有七政”。北斗七星的明暗變化,可以作為君主德行好壞的象征、國家治亂興衰的預示。與此同時,天子所在京城的建筑布局,也往往模仿北斗之形,使京城位于天地之中,以彰顯天子權威。

    (編輯:侯程方 作者:admin)

    分享到:
    版權申明

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公益之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特別關注

    科普推薦